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ouyan7224480

http://youyan7224480.blog.163.com/

 
 
 

日志

 
 

中国科技大学成立少年班30年 昔日神童今何在?  

2009-11-30 19:55:27|  分类: 家庭教育2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科技大学成立少年班30年 昔日神童今何在?

 

   30年前,中国科技大学设立少年班,将神童集中到一个班级进行培养,这不仅是我国教育史上的创举,在世界上也极为罕见。3月17日,该校向外界公布了少年班毕业生的跟踪调查结果,少年班毕业生主要流向三个领域:国内一流大学、科研机构;国际学术前沿;国内外工商、金融、IT领域。但是在少年得志成材的好消息背后,还有一些令人惋惜的故事。

群英谱 名校教授20人

少年班毕业生在北大、清华、中国科大、复旦这四所一流名校担任教授的有近20人,其中78级的翁征宇是清华大学高等研究中心首位“杨振宁讲座教授”;85级杜江峰是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新近又入选教育部“长江计划”特聘教授。

引领国际学术前沿

少年班毕业生已有18人在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任正教授,有3人当选IEEE(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会士,3人当选美国物理学会会士,多人当选美国医疗信息科学院、美国光学学会等会士。除了87级庄小威外,81级骆利群38岁时出任美国斯坦福大学正教授,82级卢征天36岁时出任美国芝加哥大学正教授,83级邵中34岁时出任美国耶鲁大学正教授。

金融、IT领域任要职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IBM、英特尔、微软、杜邦这样的国际500强企业就职的就有149人,其中许多人担任重要职位。除了现任微软全球副总裁张亚勤外,78级高峰目前任德意志银行中国分行董事、总经理。

失败篇

据了解,科大少年班几乎每年都有1至3个“问题学生”被退学,有的自控力差、贪玩、学业跟不上,有的品行不端,还有的出现了严重的心理问题。也有个别学生因为生活不能自理被休学。

宁铂:从神童到高僧

1964年,宁铂降生在江西赣州市一个普通家庭。1978年3月,14岁生日还没过的宁铂走进中科大,成为首批少年大学生中声名最响的一个。

事实上,宁铂入校后并不愉快。1年后他就告诉班主任汪惠迪:“科大的系没有我喜欢的。”当时他被安排攻读理论物理。从1978年入校到2004年元旦后离开科大,25年里宁铂做过许多次“离开”的挣扎,无一成功。1998年,宁铂结婚生子,由于婚姻生活不和谐,他醉心于佛学。2002年,他前往五台山出家,很快被学校领回去;2004年,他“成功”遁入空门。

谢彦波:心理出问题

谢彦波年龄小,自理能力差,自视甚高,尤其不懂如何与人交往。入学时他刚刚11岁,此前只有小学5年级的人生经验。在中科大有这样一个传说,第一次走进校门时,他还在滚动一个铁环。在朋友们面前,健谈而放松,但他似乎不懂得如何与决定其命运的人相处。没能处理好和导师的关系,博士拿不下来。

谢彦波以硕士的身份接受了近代物理系教师的工作。很快他结了婚,没有什么积蓄,分到了一套楼下总是有人打牌的小房子。在持续不断的烦恼中,谢彦波终于憋出了“心理问题”。

干政:与世隔绝

同样铩羽而归的还有干政,他与谢彦波有惊人相似的轨迹:都是在普林斯顿,都是学理论物理,都是与导师关系紧张。回国后,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找到了干政,表示他可以回科大读博士。令大家惊讶的是,干政拒绝了。几年之后,在家赋闲已久的干政又表示想到科大工作,这一次科大没有同意。后来干政长期找不到一份工作,他的精神状态时好时坏。最终,干政被自己禁锢在了与母亲共同居住的家里,与外界长期隔绝起来。

争论 “天才之路”还是“揠苗助长”

近来,经常有指责少年班学生“生活自理能力差、心理问题严重、人际交往困难”的文章见诸报端和网络,不时引发人们对少年班办学的争论。

学生:少年班很适合我

“上少年班是我的理想和目标,我从没有后悔过。”01级少年班学生陈天石说。在其他许多在校少年班学生那里,记者得到了惊人相似的说法:“如果没有少年班,我们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中学的教育显然不适合我们,普通的大学班级我们也不太喜欢,只有少年班这种办学模式最适合我们这些提前两到四年上大学的所谓早慧少年。”

校方:一心办好少年班 。从最初创办时受到社会和媒体的过度关注、追捧,到后来被一些认为少年班“拔苗助长、摧残孩子”的人士猛喊叫停,中科大少年班屡屡遭受外界“伤害”。校长朱清时说:“我们的态度是不受外界干扰,一心办好少年班。争取早出人才,快出人才。”

反对者:过早上大学“不人道”。但是,在学生和校方都自我肯定的同时,也有不少社会人士站出来反对。针对“神童”宁铂如今出家为僧、干政“自我封闭”、谢彦波“有心理问题”的“不幸”命运,有人开始质疑“少年班究竟是‘天才之路’还是‘揠苗助长’?”有人认为,让十几岁的孩子过早进入大学“不人道”;还有人认为少年班违背了教育公平。

 

  少年班学生今何在

    昔日“神童”,是否“泯然众人矣”?

    根据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跟踪调查,少年班毕业生主要流向三个领域:国内一流大学、科研机构;国际学术前沿;国内外工商、金融、IT领域。

    在毕业生的名单中,不难发现一些“闪光”的名字:当年以11岁低龄入校的78级学生张亚勤,曾是美国IEEE(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百年历史上最年轻的会士,现任微软全球副总裁、微软中国董事长。像他这样年龄在40岁左右、毕业20年左右的学生,有18人在西方一流研究型大学中任正教授,出现了众多国际知名大奖的得主。87级学生庄小威在34岁时成为美国哈佛大学化学与化学生物系、物理系双聘正教授,也是获得美国“天才奖”的第一位华人女科学家。像她这样年龄30余岁、毕业10年以上的学生,超过70人已经获得国际一流大学的终身教职……

    除了科研领域,少年班毕业生也在海内外各行各业“立脚生根”。据介绍,科大少年班前16届毕业生(1983—1998年)共590人,64%获得博士学位,26.9%获得硕士学位。但据不完全统计,他们中只有约20%选择了学术研究作为自己的终身职业。另有一大批毕业生在IT、金融、制造、媒体等领域里崭露头角。

    但恰是这一点,也引发了不少质疑。按照少年班成立时以培养科学家为目标的标准来评判,大家发现如今继续从事科学的毕业生并不是很多,与人们的预期大相径庭。

    对此,中国科技大学党委副书记鹿明解释说,少年班成立30年来,根据智力早慧少年的特点,已经探索出一条通识教育和因材施教相结合、专业教育和全面素质教育协调发展的培养模式。从成才率的角度说,少年班的毕业生,大部分都没有“泯然众人矣”。

 早慧少年该如何培养

    少年班是“天才之路”,还是“揠苗助长”?

    在“成功者”的名单之外,还有一些曾经“闪光”的名字,被媒体、专家不断提起,也不断引发人们的质疑和思考。

    3年前,少年班首批学员回母校聚会,立即有媒体跟踪采访,披露了这个班上昔日大名鼎鼎的“神童”宁铂如今出家为僧、干政“自我封闭”、谢彦波“有心理问题”的“不幸”命运。中科大少年班再次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少年班究竟是‘天才之路’还是‘揠苗助长’?”有人认为,让十几岁的孩子过早进入大学“不人道”;还有人认为少年班违背了教育公平。讨论在校内外激烈展开……

    不过,一些少年班学生有着自己的看法,“如果再来一遍,我还是会选择少年班”,少年班首届毕业生、现任该校自动化系博导的王永说,“实际上让一个孩子继续呆在中学,一遍遍重复他已经学会的知识,也并非人道。”

    教育界人士表示,对智力超常少年的培养,是许多国家关注的课题。苏联从上世纪60年代起专门设立了“特科学校”,对一些天赋异秉的青少年施以特殊训练;美国1973年通过的《天才教育法》也为天才教育提供物力、人力和法律保证。“但是像我们这样批量选拔早慧少年,集中进行系统严格的大学教育,在世界上也比较罕见。”中科大少年班管委会主任陈卿说。

    据介绍,在中科大创办“少年班”后,北大、清华、复旦等国内12所重点高校都曾试办过少年班,但当发现少年大学生的总体发展水平不够理想之后,这些学校又陆续取消了少年班。争议声中,只有中科大的少年班走过了30年。对此,该校一些师生认为,该校的少年班有着一套不同于别校的招生、培养和管理方式,关键在于首创了入学两年后再自选专业的宽口径通才培养模式,而其他学校多是把少年大学生当作“尖子生”培养。

    据介绍,中国科技大学的少年班是彻底的自主招生。每年报考学生有三四千人,录取仅为40多人。考生的平时成绩占了很大比例,录取的关键在于复试,其中包括面试和心理测试。

    1983年起,该校成立少年班管理委员会,并配备专职人员担任少年班班主任。陈卿介绍说,学校还邀请院士、资深教授和杰出青年学者担任“少年班学生指导教师”,每位学导负责指导3—8名学生,为他们选课、制定学习计划提供意见,帮助他们了解各学科的发展前沿,选择合适的科研课题。

    据了解,为了适应新时代的需求,中科大提出要把“培养多学科交叉的高素质创新人才”作为少年班新的办学目标。为实现这一办学目标,该校决定整合全校资源,提出少年班与一些国家级研究机构合作办学,共同探索交叉学科高端人才培养新模式。

    “对待早慧少年,国内外没有一套定型的成功模式,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不断探索,当然,探索中也可能出现了一些不足或失误。”少年班党总支书记杨义英说。

    给孩子一个自由的空间

    是超常教育,但不能承载过高期望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中国科技大学的不少老师认为,宁铂、干政等人后来的命运,与当年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有很大关系,正是这些过度的宣传,给宁铂等人幼小的心灵造成巨大压力,为天才的未来埋下了祸根。

    陈卿说,少年班学生最小的只有11岁、最大的也才15岁,正处在生理、心理上充满矛盾的少年时期,“半幼稚半成熟、自觉性与幼稚性共存的矛盾状态表现得比较突出”。另外,这些孩子自信心与自尊心都特别强。少年班的特殊性一方面激发了他们的学习热情,但竞争也可能产生非理智的言行,有些孩子一时成为“落伍者”,就很可能会沮丧、嫉妒,可能对他人和集体产生排斥心理。

    担任少年班班主任20多年的叶国华老师说,“他们还是孩子,我这个班主任有点像家长。每天晚上都要去查寝,督促他们按时睡觉,按时起床,有时还要陪着他们一起去上课……”

    该校学生处副处长孔燕说,这些孩子在学业上异常优秀,但作为一个社会化的人,还是懵懵懂懂的,如果不能很好地处理一些生活、学习上的矛盾,容易造成人格的分裂。实际上,少年班也的确有个别“问题学生”因自控力差、贪玩、学业跟不上、品行不端或心理问题被劝退学。孔燕说,对这些早慧少年如何加强心理引导,也是少年班教育的难点和关键点。

    “如今少年班的毕业生中,许多人以少年班的经历自豪,但也有些毕业生回避这段经历,不愿意因为是少年班的学生而被另眼相看,因为别人可能就会对你有更高的期望,因为你是‘神童’嘛”,孔燕分析说,“这是因为社会给少年班贴上了‘标签’,承载着公众太多的希冀”。由于早年对“神童”的高频率宣传,对一些少年班毕业生造成了过多的心理压力,以至于对他们后来的人生路产生了消极影响。有鉴于此,学校从上世纪90年代起,拒绝媒体采访少年班在读学生,保证他们拥有一个健康、宁静的学习与成长环境。

    “这些孩子需要宽容的成长环境,需要自由的空间,请不要给予他们过多的关注。”孔燕最后感慨地说。

  评论这张
 
阅读(478)| 评论(1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