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悠雁的博客

http://youyan7224480.blog.163.com/

 
 
 

日志

 
 

教育孩子守住道德底线  

2010-09-11 10:05:32|  分类: 家庭教育4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2月5日,刘彭芝做客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2月5日电 新华网对话中小学校长系列访谈今天上午进行第一场,国务院参事、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刘彭芝作为首场嘉宾与广大网友在线交流。刘彭芝在访谈中指出,要让孩子们在中学生活中切身感觉到快乐和幸福,而不是困扰和烦恼。

  刘彭芝说,以我从教40多年的所见所闻,孩子们在中学的生活是比较枯燥比较单调的,就是从家门走到学校学习然后再回家。所以,我总想着还给孩子们一些童年和少年。

  刘彭芝说,第一点就是教育孩子应该怎么生活,怎么做人。小孩在中学里是12岁到18岁,毕业的时候18岁已经是成人了,已经是一个公民了,所以首先要教育孩子成为一个合格的成人,一个合格的公民。要把品德教育居于第一位,也就是教会他学会爱,爱家人、爱学校的同学、爱学校的老师,爱社会上所有和他接触的人,他应该帮助他们,而且应该学会合作,所以对于学生的这种道德品质、人格、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要教育孩子把住道德的底线,道德的底线是什么?一个应该是遵纪守法;再一个是珍爱生命。所以我们很重视学生的心理教育和身体教育,也就是他的身心健康。现在是一个独生子女的时代,这个独生子女的教育问题可以说是旷世难题,因为这是史无前例的,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整个国家几乎所有家庭都是一个孩子,而这一个孩子又有其独特性,一个家里有6个大人甚至更多的人来管这一个孩子,这就是一个问题。所以作为学校要对孩子进行分类教育,因为我们的家庭有不同的,有父母离异的,有父母很忙把孩子交给阿姨的,也有让孩子住校的等等。我们要分析各种不同的孩子,对他们有针对性的引导,让他们热爱生活、热爱家庭,热爱周边的事物。

  还有一个就是孩子的综合素质的培养。一个孩子应该拥有各方面的能力,比如学习能力,有接触、合作或者是表演能力等各个方面。你发现这个孩子有什么样的特长,给他搭建什么样的平台让他去锻炼。除了这些就是我们也很注意学生的创新意识、创新精神、创新能力的培养,也就是从小应该让孩子自主学习,对学习有兴趣,然后锻炼他们,比如组织能力、合作能力、团队精神,以及让孩子们独特的思想得到尊重,着重培养其创新能力。

 爱是教育的最高境界,是自然流溢的奉献。尊重是教育的真谛,是创造的源泉。我所做的很多的事情,取得的一些成功,都可以从这几句话里找到影子。比如孩子们说他们都喜欢我这个老刘,实际上是因为我对他们付出了爱,我不见得面对面地对每一个孩子好,但我付出了自己的爱,无私的不图回报的爱。当你没有图回报,但他却回报你,你被他们所爱的时候,才是最幸福的。

  我们要把握住道德的底线:遵纪守法和珍爱生命。所以我们很重视学生的心理教育和身体教育,也就是他的身心健康。现在是独生子女时代,这是我们国家的旷世难题,因为这是史无前例的,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所有家庭几乎都只有一个孩子。独生子女有他的独特性,一个家里有六个大人甚至更多人来管一个孩子,这就是个问题。作为学校,我们如何对孩子进行教育?我们的家庭各有不同,有父母离异的,有父母很忙把孩子交给阿姨的,也有让孩子住校的等等。我们要分析各种不同的孩子,对他们有针对性的引导,让他们热爱生活、热爱家庭,热爱周边的事物。

  我主张一个优质学校不能独善其身,应该兼济天下,所以我把我们的优质资源最大力量的辐射周边。从2002年开始到现在我们进行了七、八年的实验,比如我们学校每年有二百多学生是由西部地区来的,包括我们帮扶学校的一些学生。除了我们到他们学校试教,和他们进行交流和培训外,我们也把他们的一部分学生接到我们学校。我想同样的孩子应该在优质的教育环境下接受培养。有的地区的学生在我们学校学了一年回去后他们的自信、素质等各方面提得都比较快,回去以后有的考上清华,有的考上复旦,他们也都非常激动。

  我们要重视社会责任,“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最近我们学校把13名干部输送到周边的学校。海淀区我们也送一些老师过去做干部,也送到北航附中一个校长一个书记,西山学校也是人大附中帮扶的,那里的干部也全部是我们派去的。最近海淀区的蓝靛厂中学也委托我们来管理,我们也派去了五位的这么一个团队。所以不管是我们学校土生土长培养出来的干部还是外面吸引来的,我们都希望他们能够得到更大的发展,这就是送人玫瑰手有余香。这是双赢的,一方面我们支持了旁边的学校或者是比我们弱一点的学校,另一方面,我们培养的老师和干部也得到了发展,更体现了他们的价值。

  对于将来能够成为拔尖创新人才的高智力孩子,不给他们一个适宜的教育,是资源的浪费。教育公平实际上有两层:一层是每个孩子都应该有受优质教育的机会;一层是每个孩子都应该给他们创造适合他们发展的教育。现在我们国家有常态儿童的普通学校,有残疾人的或者弱智孩子的特殊学校或者特殊班,但对于超常儿童,应该也有他们适宜的环境和教育,把他们混在一般的孩子中等于浪费了他们的生命、耽误了他们的时间。这是我们国家的宝贵资源,我们应该重视这一块。    (陈曦辑录)

  刘彭芝:学生们喜欢“老刘”这个校长

  新华网北京2月5日消息:今日8:30,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刘彭芝做客新华网,谈学校和老师该给学生提供什么等话题。

  刘彭芝:“学生叫我老刘我不知道,这次你们提出来,学生当着我的面叫刘校长,背着我的面我知道叫什么的都有。但他们喜欢这个校长,实际上我感觉到不是因为单独的喜欢一个校长这么简单,而是因为喜欢这个学校,喜欢这个学校的一草一木和广大的师生员工。”

  刘彭芝在谈到学生们对人大附中的感情时说:“我经常会接触到一些从国外回来的孩子,见到我以后特别激动,上来就会给我一个拥抱,甚至掉眼泪,我就问他怎么了,他就说不离开人大附中还感觉不到那么好,离开以后就觉得非常留恋了。孩子说我承诺兑现了就是我在1997年当校长的时候自己的设想就是想办这样一所学校,能够还给孩子们的少年、青年,也就是让孩子们在这个学校里的生活是快乐的、幸福的。将来他们离开这个学校以后也是留恋的,是向往的。现在毕业的学生一批批走了,他们上大学或者走上工作岗位,他们还能够怀念这所学校,我也感到这是非常幸福的。”

  刘彭芝说:“我是1974年到人大附中的,到今年已经第36年了,到人大附中我当了20多年的班主任,1989年开始当副校长,当了8年的副校长,1997年开始当校长,现在是第13年了,做了20年的正副校长。我从教40多年来最大的感受,我经常跟学校的教职工说我的教育感悟或者说是教育感言,我总结了这样的四句话“爱是教育的最高境界,爱是自然流溢的奉献,尊重是教育的真谛,尊重是创造的源泉”。也就是说我所做的很多的事情,或者说它取得的一些成功,都可以从这几句话里找到影子。比如刚才孩子们说他们都喜欢我这个老刘,实际上是因为我对他们付出了爱,我不见得对每一个孩子都面对面地对他怎么样,但是因为我付出了自己的爱,对他们的爱是无私的,是不图回报的。但是当你没有图回报,但是他却回报你的时候,你被他们所爱时,这样的人才是最幸福的。”

  刘彭芝:中学生教育重点要把住道德底线

  新华网北京2月5日消息:今日8:30,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刘彭芝做客新华网,谈学校和老师该给学生提供什么等话题。

  刘彭芝谈中学生的教育重点:“中学生如果按过去来讲,孩子们的生活是比较枯燥的,就是从家门走到学校学习然后再回家,比较单调。所以我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一点,总想着还给孩子们一些童年和少年。那到底怎么能让孩子们在中学生活感觉到快乐和幸福呢?所以第一点就是这个孩子来到社会上应该怎么生活,怎么做人,小孩在中学里是12岁到18岁,毕业的时候18岁已经是成人了,已经是一个公民了,所以首先要教育孩子应该成为一个合格的成人,一个合格的公民。所以品德教育是第一位的。也就是教会他学会爱,爱家人、爱学校的同学、爱学校的老师,爱社会上所有和他接触的人,他应该帮助他们,而且应该学会合作。所以对于学生的这种道德品质、人格、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

  “另外,我也经常跟他们讲,要把住道德的底线,道德的底线是什么?一个应该是遵纪守法;再一个是珍爱生命。所以我们很重视的是学生的心理教育和身体教育,也就是他的身心健康。现在是一个独生子女的时代,这个独生子女的时代是我们国家的旷世难题,因为这是史无前例的,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整个国家的几乎所有家庭都是一个孩子,而这一个孩子就有他的独特性,一个家里有6个大人甚至更多的人来管这一个孩子,这就是一个问题。所以作为学校我们如何对孩子进行教育,因为我们的家庭有不同的,有父母离异的,有父母很忙把孩子交给阿姨的,也有让孩子住校的等等。我们要分析各种不同的孩子,对他们有针对性的引导,让他们热爱生活、热爱家庭,热爱周边的事物。 ”

  “还有一个就是孩子的综合素质的培养。一个孩子应该拥有各方面的能力,比如学习能力,有接触、合作或者是表演能力等各个方面。你发现这个孩子有什么样的特长,给他搭建什么样的平台让他去锻炼。除了这些就是我们也很注意学生的创新意识、创新精神、创新能力的培养,也就是从小应该让孩子有自主学习,对学习有兴趣,然后锻炼他们,比如组织能力、合作能力、团队精神,以及让孩子们独特的思想得到尊重。所以对培养他的创新能力我们也是非常关注的。 ”

  刘彭芝:参加北京“两会”每年提十个议案

  新华网北京2月5日消息:今日8:30,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刘彭芝做客新华网,谈学校和老师该给学生提供什么等话题。

  刘彭芝:我前面五年作过市政协委员,最近这几年又作市人大代表,每年我的提案议案估计都在十份左右,因为我是工作在第一线,所以对教育了解得比较多,所以我总想把我的一些看法、想法和我周围的一些人们的需求和建议能够反映给政府。

  像今年,我提的议案有十个,重点有一个就是建立家庭教育资讯中心。刚才我也提了,我们现在是独生子女社会,很多的孩子会有心理问题。实际上有的孩子的心理问题是家庭造成的,家庭为主但是学校也会对他有一定的影响,还有社会的,所以对一个孩子的教育应该有家庭教育、学校教育还有社会教育。我们发现有些家长不是特别懂教育,而且有的家长本身就有心理问题。所以我们觉得应该成立家庭教育资讯中心,比如成立一些家长学校,给家长作报告,家长有什么问题可以来咨询。所以你想解决孩子的问题必须先帮着家长解决问题。

  比如我们有一个孩子得了抑郁症,找到我以后我就把他的爸爸妈妈都请来了,结果我一看他妈妈的抑郁症最重,他爸爸也有,他们孩子的抑郁症也算是比较轻的。所以你治理的时候要先从他妈妈身上下手,怎么能帮着她先解决一些心理的障碍。但是我们的精力是有限的,学校的学生这么多,所以我们学校虽然有心理咨询中心,有心理老师,我们也要求我们这里的每一位心理老师都能够做心理咨询师。所以我们也呼吁社会能够建立家庭教育资讯中心,能够培养出身心健康的孩子。

  另外我还递了一条议案是在网上开设高中国家选修课的议案。因为像我们学校,包括北京乃至全国各个地区的名校开设的选修课都比较多,但是作为普通校甚至薄弱校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开那么多课,所以如果我们这些选修课开得比较多、比较好的,包括有些比较新颖的课我们都可以把它放到网上,其他学校没有的学生们可以在网上进行学习。

   刘彭芝:教育的优质资源应最大力量辐射周边

  新华网北京2月5日消息:今日8:30,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刘彭芝做客新华网,谈学校和老师该给学生提供什么等话题。

  刘彭芝:我主张一个优质学校不能独善其身,应该兼济天下,所以我主张把我们的优质资源最大力量的辐射周边,所以从2002年开始到现在我们进行了七、八年的实验,比如我们学校每年有二百多名近三百名的学生是由西部地区来的,也有我们帮扶学校的一些学生,除了我们到他们学校试教还有和他们进行互相的交流和培训外,我们也把他们的一部分学生接到我们学校。我是想同样的孩子在优质教育的环境下看看能把他们培养成什么样子。

  所以我们学校现在有内蒙的学生、四川灾区的学生,还有新疆的学生,另外有宁夏的、河南的,还有北京市延庆的,还有我们海淀区,像翠微中学、北航附中等,也就是所有和我们手拉手帮扶的学校的学生都有,加起来一共近三百人,确实这也占了人大附中的一部分优质资源,我们学校的老师也对他们非常友好。有的地区的学生在我们学校学了一年回去后他们的自信、素质等各方面提得都比较快,回去又学了一年以后有的考上清华了,有的考上复旦大学了,他们也都非常激动。

  作为这种优质资源,我们能够为西部地区,为我们的周边服务我们也感到非常安慰。我也在做我们学校老师们的工作,我们为什么要帮助别人呢?西部地区的孩子自己在发言的时候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无私的帮助我们”,他们不理解,但是他有一个反馈就是“我只知道我要回报,我加倍的努力为祖国做贡献报答他们”。

  我告诉我们的老师,我们要实行社会的责任,我们在帮助人的时候就像一句成语“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所以最近我们学校也把13名干部输送到我们周边的学校,北京市也和我们要人,希望我们把适宜的老师送过去,比如搞教研的等等。海淀区我们也送一些老师过去做干部,也送到北航附中一个校长一个书记,西山学校也是人大附中帮扶的,那里的干部也全部是我们派去的。最近海淀区的蓝靛厂中学也委托我们来管理,我们也派去了五位的这么一个团队。

  所以不管是我们学校土生土长培养出来的干部还是外面吸引来的,我们都希望他们能够得到更大的发展,这就是送人玫瑰手有余香。这是双赢的,一方面我们支持了旁边的学校或者是比我们弱一点的学校,另一方面,我们培养的老师和干部也得到了发展更体现了他们的价值。

  刘彭芝:培养教师最注重的是练内功

  新华网北京2月5日消息:今日8:30,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刘彭芝做客新华网,谈学校和老师该给学生提供什么等话题。

  刘彭芝:我们学校的办学理念就是尊重个性、挖掘潜力。我给老师和员工们解释,“尊重个性”我们的教育目标对象是学生,我们的着眼点是学生,我们的着力点是员工,我的尊重个性是要求尊重全校师生员工每一个人的个性,我们要求挖掘每一个人的潜力。有位农民工叫王峰他到我们学校已经20年了,从到我们学校当清洁工、锅炉工还有食堂工人,最后到电教室作工人,因为我发现他非常爱动电器,我们当时的电教室老师非常爱护他、培养他,帮助他考一些电工的工种,另外他也特别喜欢照相,所以也在不断给他创造条件。所以我说人大附中就是一个大舞台,校长就是拉大幕的人,不管是老师还是员工都可以尽他可能的在舞台上表演。不管他有什么能力我们都会给他创造条件。

  我当副校长的时候有一次春节我就把这个王峰还有一个数学老师请到家里一起玩,我就鼓励他们自己有什么爱好都要自己努力,我们也会给你们创造条件,这位数学老师现在成了一个摄影家了,前两天我们一起到英国去惠灵顿中学,他也跟着我们一起去照相,后来这个学校的老师到我们这里来回访的时候看到这个照片就说我们学校这么多年的历史都没有这样的照片,你们赶紧给我一幅自己收藏了。最近这个老师也参加了国际的摄影大赛,并获得了铜奖,他照的鸟也是栩栩如生的,像颐和园的十七孔桥也照得是晶莹剔透,他这次得的铜奖评委就说,你就是作品名起得不够档次,否则能得金奖。下来我就跟他说你怎么不叫咱们的老师和学生帮你策划策划啊。

  对于培养教师,我们学校最注重的是练内功,也就是我们每年寒暑假有一个比较长期的培训,一般是在十天左右,另外我们每个学期对老师都有听课、评课的制度,另外我们还有一个网上学习,我们学校有一套整个的现代教育技术的计划,就是每周给老师们普及什么,学校发展到哪一步老师们就跟着学习。

  比如我们学校在90年代到20世纪初期,我给学校开设了很多的外语,首先开的先是英语,英语开了以后又开了18种英语的学科课程,之后又开了日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等一共11种外语,这个外语课程的开设也是为了给学生们培养兴趣,但问题是谁来当老师,所以我们的老师里有在日本留学过的,有在韩国留学过的,也有在俄罗斯留学过的,这些老师就就地取材,他们自己可以兼选修课的老师。还有一些老师自己想设什么样的课,也可以让学生报名,有报名的他们就可以开。

  比如我们食堂的这个工人,他自己的雕刻技术就已经达到了全国总冠军的水平了,你还搁食堂里单独当工人肯定当不住了,所以我就说你可以兼一下选修课,他就开了雕刻的这门课,孩子们也来学习,这个员工也体现了自己的价值。

  所以我们学校原来一直有一个口号“统一思想与行动,凝聚智慧和力量,为把人大附中办成世界一流的学校而奋斗”,实际上这也是一种团队精神,在我们学校比较突出的就是一种团队精神、一种科学精神、一种奉献精神。

  刘彭芝:拔尖创新人才应该从娃娃做起

  新华网北京2月5日消息:今日8:30,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刘彭芝做客新华网,谈学校和老师该给学生提供什么等话题。

  刘彭芝:这个仁华学校的前身是北京华罗庚数学学校,是在1989年建立的,当时是科学院、华罗庚实验室,和中国科技大学以及人大附中联合创办的,创办的时候在科学院的在数学通讯上还有成立剪彩的条目,当时的数学家王元先生,还有冯克勤等很多的学者都来了。北京市华罗庚数学学校到1994年就更名为北京华罗庚学校了,没有数学两个字了,当时我们是数学起家,后来我们发现培养这些超常儿童让他们单独地学数学是比较枯燥的,而这些孩子是智商比较高、比较聪明或者是早期开发得比较好,但是他们有爱好数学的,也有爱好其他学科的,琴棋书画各个方面都有,所以1994年就改成了北京市华罗庚学校。

  1985年我们学校就成立了外语学校、发明创造学校等等,所以这些学校现在统称为北京华罗庚学校,包括我们的足球学校到目前为止也创造20年了,这所学校孩子们办学办读,我们这个学校代表北京参加了全运会,初中队和高中队分别获得了全国的高中足球冠军和初中足球冠军。我们的交响乐团也是从小培养的,他在奥地利的维也纳拿到了世界金奖。我们的发明创造这些年拿到了几十件、上百件的大奖。所以我们北京市华罗庚学校是培养各个方面有特长的,而且又早期开发得不错的,我们给他搭平台,希望他们能够从这里走出来。 

  1994年开始我们又更名为仁华学校,实际上仁华学校,我们在1989年的时候就有一个册子,是北京市华罗庚学校是人大附中的超常儿童的实验基地,所以这所学校在寒暑假的时候都不活动,我们只是每周有半天给这些孩子们进行一些培训,每个班里面都有班主任,对于他们进行动态的选拔、培养和鉴别。我们国家说60年没有培养出杰出如才,没有大批培养出拔尖创新人才,实际上在我们国家对于培养这种拔尖创新人才,四代国家领导人都很强调,大家也都知道,希望我们能够培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实际上我认为我们国家的这种机制,而且都认为在大学才能培养拔尖创新人才。我认为拔尖创新人才应该是从娃娃做起,26年前邓小平同志提出来:学习计算机要从娃娃开始。所以我们的国家利用20年计算机教学技术就追上了有的国家半个世纪才达到的水平。 

  所以现在培养拔尖创新人才,我认为我们的幼儿园,我们的小学、中学都有责任。比如大学,认为他是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主阵地,这没有错。我举一个例子,就跟一个人吃饭吃饱了,他吃了两个馒头饱了,大家都看着这第二个馒头,其实小学、中学、幼儿园起的作用是第一个馒头,你如果不管第一个馒头,第二个馒头也就没什么可谈的了。我中学毕业的18岁孩子送到大学一个孩子最能有发明创造的时候是20到40岁,我中学送的孩子虽然是高分考到你那里了,但是他的创新精神、科学研究精神都不行,他将来能成为拔尖创新人才吗?所以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确实应该引起大家的思考。




引文来源  教育孩子守住道德底线-刘彭芝的博客_亚教博客_亚洲教育网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